猜想:战术大师图赫尔在拜仁的战术图谱和用人方略

今天晚上,图赫尔将迎来自己在拜仁的首场比赛,他的对手是老东家,也是争冠对手多特蒙德。

纳格尔斯曼于执教22个月后遭到解雇,拜仁近一个月将是无比关键的,其中包括对阵曼城的欧冠1/4大战。

那么,我们将对图赫尔执教的拜仁有何期待呢?拜仁在他的执教下会呈现怎样的发展态势呢?

先说阵型,他在多特蒙德主打4-2-3-1,后来转型为4-3-3,切尔西时期很喜欢3-4-3阵型。

执教巴黎圣日耳曼时期,图赫尔主要使用4-3-3,进攻的重点在于边锋,但随后他变阵4-4-2(或者说是4-2-2-2),以最大限度释放豪华攻击群的威力。

在切尔西,我们知道他最常用的是3-4-3(特别是3-4-2-1),球队的进攻非常依赖边翼卫的发挥。

在切尔西唯一的完整赛季中,切尔西的“直接速度”(一支球队将球运转到前场的速度)和每次进攻的传球次数体现出了图赫尔对于搭建球队进攻体系的良苦用心,他麾下的切尔西是一支典型的力争主导比赛的球队。图赫尔在防守端依然强调控球的作用,这反映在数据上。

我们还可以发现图赫尔的切尔西在压迫上的强势,数据“每次防守对方传球数”(即PPDA,意为本方做出一次防守尝试前允许对方传球的次数)可以体现,这个数字越低,说明球队的压迫强度越高。同时我们还必须考虑到那支切尔西的反击,他们拥有很快的“直接进攻”,这项数字体现的是从本方半场开始发起连续传递,且50%的传球是向前的,而且完成了射门或对方禁区触球的进攻——这是反映球队反击能力极其重要的一项指标。

从数据上,在反击方面,图赫尔的切尔西和曼城、利物浦以及利兹联等球队在一个水平上。

例如在大巴黎,图赫尔每个赛季都有多达30多位一线队球员,几乎人人参与轮换。2018-19赛季的马尔基尼奥斯和2019-20赛季的迪马利亚是唯二的常规主力球员。

当图赫尔于2015-16赛季接替克洛普时,有媒体报道,图赫尔注重细节,比如球队饮食——他希望球员们减少碳水的摄入,并争议性地用全麦食品和更稀的酱汁取代了在球员中间大受欢迎的意大利食物,比如披萨和意大利面。

球场上的多特蒙德焕然一新,图赫尔的“大黄蜂”像是4-2-3-1和4-3-3的结合体,在球队阵容与克洛普几乎一致的情况下,他们踢出了更加老练的足球,一度成了瓜氏拜仁的劲敌。

当时的新援魏格尔(Julian Weigl)、胡梅尔斯和从背伤中恢复的京多安牢牢把持了球队的中路,与进攻端的姆希塔良、罗伊斯和香川真司配合日益默契。锋线上的奥巴梅杨利用速度不断击破对方防线,图赫尔在多特蒙德算是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图赫尔的多特蒙德虽然没有专职防守的后场大闸,也没有斯文-本德、布瓦什奇科夫斯基和格罗斯克罗伊茨等体能狂人,但他的球队防守依然稳固,这要归功于图赫尔优秀的架构搭建能力。

正如德国战术门户网站Spielverlagerung说的那样,无论控球与否,多特蒙德球员们的站位都非常合理,他们似乎总是可以随时压迫对手,让战火远离本方核心地带。

图赫尔的多特蒙德开局取得德甲五连胜,虽然对阵拜仁遭遇大败,但并没有被打乱阵脚,直到该赛季晚些时候因赛程密集才露出疲态。尽管如此,多特蒙德该赛季依然取得了78个积分,是他们在德甲历史中的第二高分。

除了夺得联赛亚军,该赛季图赫尔还找到了日后限制瓜迪奥拉的绝招。在2016年3月0-0逼平拜仁的比赛中,多特蒙德用三后卫将拜仁锁死,胡梅尔斯在中场对托马斯-穆勒严加看管,这场比赛成了五年后图赫尔在欧冠决赛击败瓜迪奥拉的蓝本。

在图赫尔的战术中,技术型球员如鱼得水。魏格尔、姆希塔良和卡斯特罗达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京多安则晋身为欧洲顶级中场。

不过,球队阵容的大换血令图赫尔措手不及。管理层曾经承诺图赫尔只会卖走姆希塔良、胡梅尔斯和京东安三大核心中的两个,但他们却全都离开了。

同时,俱乐部引进了一大批新球员,包括拉斐尔-格雷罗、奥斯曼-登贝莱,其中后者成为了“大黄蜂”反击以及边路推进的利器。

第二个赛季,图赫尔同时使用几套不同的阵型,但4月份对球队大巴的炸弹袭击事件以及欧冠中被摩纳哥淘汰造成了图赫尔和俱乐部之间的嫌隙,即便是斩获德国杯冠军也无法将其弥合。

图赫尔在2018-20赛季于巴黎圣日耳曼赢得了四座冠军奖杯,并率队于2020年8月历史性地杀入欧冠决赛,最终0-1不敌拜仁。

在巴黎,图赫尔不得不与几位超级球星打交道,所以相比于多特蒙德,他选择了一种更为轻松的带队模式。

图赫尔在巴黎依然同时在几种阵型中来回切换,最常见的是4-3-3。从统计数据来看,图氏巴黎有着非常鲜明的“瓜迪奥拉式”风格,即坚持推进到对方禁区内再射门,我们下文会详细分析。

大巴黎的中场组织核心,图赫尔的爱将维拉蒂对德国教头灵活的战术风格赞不绝口:“球员们非常欣赏他组织训练和与球队沟通的方式,尤其是在战术上,因为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针对对手设置多种打法给了我们更多选择,我们很快了解了他的足球风格,并且依靠他的灵活应变赢下了很多比赛。”

图赫尔在2020年圣诞节前被解雇,而他四个月前刚刚率领这支球队第一次杀入欧冠决赛。图赫尔在离开前夕曾与体育总监莱昂纳多就俱乐部的引援策略发生了争执。

去年夏天,德利赫特就是图赫尔一心想要罗致的后防支柱。原计划是以更年轻,更具活力的德利赫特取代蒂亚戈-席尔瓦成为防线新的领袖,也使球队能从三后卫转变为四后卫。

当德利赫特最终选择拜仁后,图赫尔不得不做出调整,德国人为蓝军设计的战术蓝图也就永远无法实现了。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自大巴黎共事以来,图赫尔与蒂亚戈-席尔瓦一直保持着极其融洽的职业关系。

图赫尔在2021年入主切尔西时的战术极其务实,他认为应该在皮球后安排五名球员——三名后卫,两名中场提供保护,以确保席尔瓦和若日尼奥两人不直接暴露在英超对手的快速反击之下。

图氏蓝军在进攻端非常依仗边翼卫——包括里斯-詹姆斯,马科斯-阿隆索以及奇尔韦尔,这些人负责蓝军的推进,他们甚至会直接进入禁区射门得分。图赫尔非常重视两个边路的跑动和策应——按他的说法,两个边路的两个“10号”需要时常拉到边线位置,为边翼卫进入中路创造条件和机会。

不过,图赫尔对于体系的过分执著令他手下的进攻球员们越来越挣扎。图赫尔会在公开场合或是私下批评球员们的错误决策和欠佳的执行力,这让很多人越踢越没有自信,图赫尔很快就对两位9号——亚伯拉罕和卢卡库失去了耐心。

拜仁方面,在莱万离开后,拜仁缺少了一位真正的进攻核心,但对图赫尔来说这不是个问题。切尔西时期,图赫尔的在进攻端重用几名在有球和无球情况下都能适应他体系的球员——比如芒特,比如哈弗茨,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愿意逼抢,还因为他们拥有娴熟的技术。

在切尔西,图赫尔希望球员们有自己思考的能力。一些球员比较容易适应这种战术头脑先进的主帅,他们肯定会更得到图赫尔的器重。

图赫尔一定会重新帮助拜仁掌握控球,基米希最有可能成为若日尼奥式的人物,而图赫尔对前场高位压迫的重视将使拜仁阵中的马内、萨内、穆西亚拉、格纳布里和金斯利-科曼有更多的机会直捣对方腹地。

最重要的是,图赫尔在2021年1月执教蓝军后,在极短的时间里彻底改造了切尔西,这肯定是拜仁对他心仪的主要原因之一。

想当年,在从巴黎飞往伦敦的90分钟里,图赫尔在飞机上设计出了3-4-2-1的体系,改变了切尔西整个赛季的轨迹。在他上任后的第二天,蓝军在与狼队的比赛中就展现出了很多新的东西,而图赫尔在那之前仅仅带队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训练。

在53天里,图赫尔率蓝军取得了10胜4平的成绩,12场零封对手,3-0击败马竞,在客场以两个1-0分别击败了利物浦和热刺。

图赫尔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他说要将切尔西打造为“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球队,”几乎在一夜之间,他的切尔西成为了欧洲防守最为强悍,压迫最为血腥的欧冠冠军级别球队。

考虑到这支拜仁的整体素质比两年前的切尔西还高,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拜仁在图赫尔的带领下能再次将挑战者们一一踩在脚下。

纳格尔斯曼的球队从上赛季后半段开始暴露出一些问题,当时他使用“纯三后卫”阵型,目的是在进攻端多一个棋子。球员们对这种阵型颇有非议,导致纳格尔斯曼在赛季中期重新启用四后卫阵型。在过去几个月里,他在三后卫和四后卫阵型中来回切换,球队也很少能踢出应有的水平。

人们预计在图赫尔麾下,拜仁得以重回4-2-3-1,让事情变得简单,让胜利重新变成基调。萨内应该是最早被激活的球员之一,这位27岁的边路球员在周二的第一堂训练课上得到了图赫尔的肯定和鼓励。

舒波-莫廷的信心也将得到提振。2018年,正是图赫尔将喀麦隆人带到了大巴黎。

这几年对德国不抱期望。真希望穆勒在退役前再拿一座大赛锦标。图图,带着老臣们再冲一次吧

如果拜仁的进攻核心不准备设置为穆夏拉的话,就得适当的限制一下他,盘带太多导致传球和射门时机不好,如果准备以他为核心培养,其他包括前锋都得有让出球权的准备,拜仁后防的优秀让人忽略了前场的混乱,莱万很大程度就是被这种混乱送走的,图赫尔要做的就是在前场找到一个核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还配五大联赛吗?法甲之殇:欧战历史仅2冠大巴黎艰难兜底
Next post 5-0晋级!3-2翻盘!欧冠一夜2豪门进八强皇马逆转大巴黎出局